财富洞察 News

用资产配置打赢财富保卫战

日期: 2017-06-06
浏览次数: 3678
来源:

 

随着近年来国民收入与消费水平的提高,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呈现了高速的态势相关统计数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200万亿元。

尽管处在财富金字塔顶端,但在全球资产荒的大背景下,国内大量涌现的高净值人群,仍然面临“钱该投向哪儿”的困惑。未来,全球经济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使得资产配置的难度越来越大,高净值人群该如何寻找白天鹅,打赢财富保卫战呢?

近日,“砥砺十年,春华秋实”交通银行私人银行十年私享首场论坛在浙江杭州举办,交通银行总行及浙江省分行领导莅临现场,与一百余位私人银行客户齐聚一堂。活动同时邀请了著名学者、金融机构著名首席经济学家,共同回顾交通银行私人银行业务发展历程,并就宏观经济形势、财富保障与传承、全球资产配置、家业常青等高净值客户关注的热点话题进行深入探讨。

寻找白天鹅 

财新莫尼塔智库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博士在论坛上发表了主旨演讲,在他看来,要善于发现旧经济在转型过程中的机会,同时也要敏锐地在新的市场、新的改革中发现机会。“过去成功的企业家可能是重投资、重资产、高增长,但未来五到十年是轻投资、轻资产和低增长。”

中国目前处于转型时期,未来十年、五年跟过去的三十年完全不同,我们不以过去的成功经验来推理未来的投资、理财甚至是日常消费。所谓的转型,如果跟过去一样,那就不是转型。

过去的30年,中国的出口市场份额从不到1%飚升至14%,而在历史上,只有美国在1956年之前占以全球出口市场份额的18%,虽然德国、日本都曾经达到了9%、10%的份额,但都没有超过中国。这说明,中国的出口还可以继续,但是占全世界市场份额的提升空间有限。2016年,中国的出口市场份额下降,这对制造业来说,最大的启示就是以出口为主导的增长模式遇到了瓶颈。

一个大国的崛起必须是以其他国家衰退为代价。当前,中国制造业占全球份额达到了26%左右,也就是说,中国生产了全世界1/4的制造业产品,而日本的占比则从20%跌至10%。中国现在的制造业市场份额处于历史巅峰时期,能不能继续上升?也许可以,但是空间不大,所以,未来中国制造业占全球市场份额下降的可能性大于上升。

如何确保中国的GDP增长速度不再下降?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提高制造业的生产率,二是提高服务业的效率。这是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重要源泉。如果服务业的效率不能提高,GDP增长速度肯定下行。如果经济不能反弹,那么,我们的投资回报继续下行的可能性很大。

短期之内,如何促进GDP的增长呢?还是得靠旧经济。目前,我们的政策在新、旧经济之间摇摆的很厉害,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新经济不够强大到抵消旧经济的放缓。因此,要想实现稳定的增长,还只能靠银行部门放更多的贷款,加更多的杠杆来实现。于是,出现了要增长就得靠投资,靠房地产,如果想要压制房产泡沫,就得容忍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到底是要数量还是要质量?是当前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

沈明高认为,如果想让中国经济走出目前的困境,让中国经济实现转型,首先要容忍经济增长速度放慢,经过三、五年的调整,中国的经济有可能回到6.5%的增长水平

谈到具体的配置机会,沈明高强调,改革就是白天鹅。所有未来的投资机会都跟改革密切相关。“我们的判断是在全球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国以改革的确定性来对冲全球的不确定性。第一考虑保值,第二考虑流动性,要找低波动率的投资产品,相对轻资产的行业比较好,最后我觉得一级市场的机会要大于二级市场。”

走出汇率误区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邵宇则谈到了外汇投资策略。当前汇率的问题是一个综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有货币政策、还国际关系等很多因素叠加影响的结果,所以不要过于悲观也不要过于乐观。短期来看,国内债市的风险比较大。

关于汇率问题,从目前来看,还存在一些常见的、典型的误区,那就是:人民币应该贬值,因为印钞多。

事实上,2000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期间人民币升值,虽然有泡沫,但是经济非常好。而自2008年到2015年之间,虽然繁荣,但是经济在下行,资产配置在上升,外汇储备三万亿,美国从2014年开始进行加息,到了2015年8月11日,全球最大的印钞机不印钞了,全球第二大印钞机中国也不印了。

2005年到2015年之间,以美元来测算GDP的增速总是比人民币的增速要高,这就说明人民币贬值就是从疯狂印钞开始的,因此用印钞来看国家的汇率肯定是不对的。

今年的汇率可能在6.8到7.2之间。投资国内还是国外,汇率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参照,但是汇率还是会相对稳定。说到底,大家在进行资产配置时,需要关注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就是,我们究竟是挣谁的钱?

关注欧美发达国家复苏带来的机会

交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策略师洪灏认为,想要打赢资产保卫战,不防在新一轮的资源配置中,短期关注欧美发达国家的稳定复苏带来的机会,为规避相关风险,暂时回避对中国央行货币政策非常敏感的资产类别。

从全球配置的角度出发,可以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中国市场在不断下行,但是其他一看美国市场就创新高了。发达国家的市场和中国本土市场运行出现了变化,从经济复苏的角度讲,有两个不一样的趋势:一是中国以供给侧改革委主导的上游行业的复苏。从2017年一季度的盈利数据可以看出,中国上游行业尤其是大型国企由于在能源、大宗商品领域是主要的生产者带动了其它,而美国和欧洲我们看到的是下洲行业,是国外的消费者、就业以及消费者信息指数在不断的回升,不断的创新高;二是,投资的意愿和增速。中国在2016年第四季度投资增速回来之后,在2017年的一季度开始复苏时也有一些放缓,主要原因就是房地产市场的调控,但是,国外投资的意愿尤其是美国市场投资的意愿在快速上升,如果这个势头能够继续保持下去,那么美国的复苏势头可以持续到今年的第三季度。

在这两个表象之下,其实每个国家的央行货币政策都产生了较大的分岐。首先,中国的央行从2016年开始,在外汇储备上,由于种种原因不断下降,从四万亿降至三万亿;美国虽然在加息,但是利率没有涨多少,同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大小也还没有开始;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还在扩大;日本央行有希望把收益率控制在零左右。中国央行缩表,而国外央行扩大,虽然大家都在关注美联储,但是不要忽略了最重要的角色,那就是中国的央行货币政策,当中国央行放松的时候,全世界都在涨,在这样的环境下,全球资产配置时则偏向于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美复苏有持续性的地方。

三大风险值得关注

未来三至五年,世界经济仍将维持中低速增长态势,其中将面临以下三重风险:高债务、低生产率、政策手段枯竭、收入差距扩大,内外部环境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将直接影响高净值人群对于投资的判断和方向。对于这些高净值人群而言,他们将面临更复杂的投资市场以及高新技术运用所带来的新变革等。

大成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朱元德则强调,高净值人群在进行全球资产配置时必须考虑三要素,一是海外的全球配置,目标是适度;是取势水段;三是相继组合来规避风险。在实际操作过程,我们至少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切入:

1、投资预期收益率

投资时,我们可以将预期的收益率目标设为低、中、高,即低增长、中收益、高概率加上可复制,在资产类别里寻找到流动性较好的产品。在国内做投资,想要高收益会有好机会,但是在海外,目标就是保值配置。

2、投资产品

海外的投资产品比国内多。在股票方面,虽然美国的两个交易所都比中国多,但是也没有一家机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全覆盖,所以,在全球配置的话要取市,更要配活,如此,大家在选择的时候,各种资产类别而且在不同资产里面可以找到一条主线;如果讲到各个资产类别我们觉得比较有效的是全球的资产流动,比如说汇率,汇率的变化在讲是美元,相关性都比较高,比如说黄金,相关率是负的大概是在30%左右。甚至有一些新兴市场,他跟美元的负相关性也非常高。在这里面大家可以找到反转的趋势,短期的话要做活,因为短期变化的因素,就比我们自己的组合操作。

3、投资策略

投资策略没有一成不变的,在海外更是如此。我们可以在全球的大中型企业里找到商业模式较好、现金流较稳定、年化率在8%左右的进行投资。

未来几年,全球的增长率都在降低,中国的市场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以中国14亿左右的人口而言,消费能力不会太差。  

谨记九字箴言

方圆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骞认为,在全球资产配置过程中需要谨记九字箴言:安全性、流动性、杠杆率。

安全性,在国内长期受到了较好的待遇,大家认为基本无风险的情况下可以得到很高的收益率,但是在境外较为成熟的资本市场里,真正的无风险资产较小,哪怕是美国的国债都存在风险,至少是价格风险。简单的把国内的观点延伸到海外去的时候,无意中把有风险的资产也当成了无风险的资产,这是比较大的误区。

流动性,总体说来,大家配置海外资产时,对非流动性的溢价认识不足。在境外,基本上是一个完全讲法律的市场,不存在刚性兑付。不要认为金融机构为了自己的名誉来兜底或者做隐性的担保,特别是很多产品是通过某个金融机构发的产品,不要误解说这个产品是在某机构买的,就给我担保,这是误区。私人银行的客户就更不要有幻想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香港的散户去证监会门口闹事,闹了几年,香港证监会逼着银行让散户把钱拿回去了,这是香港历史上第一次。但是真正的私行客户没有,因为私行客户是专业的投资人,是有风险承受能力的。

杠杆率,这是最大的风险。一些海外投资项目的底层资产用的是没有流动性的技术项目,一旦出现连锁反应,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可能在局部比2008年更加严重。

***后记***

来自交通银行的一份私人银行客户调研报告显示,高净值人群对于财富管理有了更理性的认识。相较于其它客户群体,财富管理规模较大的私人银行客户,随着不断提高的全球视野,他们的投资眼光与投资目标更为长远,全球资产配置的意愿也更强烈。

目前有相当一部分高净值人群已经走过了家庭财富的高速积累期,相伴随的是财富管理需求的转变,即开始将财富安全、财富保障、财富传承作为财富管理的首要目标,而不是过去的财富创造、财富增长。

未来社会经济环境的复杂多变,将会对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带来全新的机会与挑战;对于高净值人群来说,亦是如此。

 

  • 姓名:
  • *
  • 公司: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邮箱: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留言:
  • *
     
Copyright ©2015 - 2018 北京凤凰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