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洞察 News

如果企业难以传承,那么应该如何选择未来的道路?

日期: 2016-04-21
浏览次数: 67
来源: 《财富管理》杂志2015年4月刊

 

引文

   文/龚乐凡

根据世界银行2012的调查数据,家族企业贡献了全球GDP的80%,净资产回报率超过非家族企业6.6%,这显示了家族企业的重要价值。然而,家族对家族企业的平均控股时间只有24年。另一项针对全球5000家家族企业的研究发现,领导人的突然去世会给企业带来30%的业绩下挫影响;配偶或孩子的去世则带来10%的业绩下挫影响。

 

资产变现或出售企业往往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对于中国的家族企业家而言,如果企业难以传承,那么应该如何选择未来的道路?出售一家自己苦心创立并经营多年的企业,对于一代创业者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家族企业如何才能决胜并购交易,实现高价退出与套现呢?

 

千虑一失:企业并购常见的误区

如果没有并购方面的经验,企业家往往存在以下思维定势:

 

不愿考虑自己的退休或可能突然遭遇的不测;

 

只要自己愿意出售企业,买家随时就会出现;

 

不理解出售一家企业的复杂流程;

 

无论如何总是可以将企业交给下一代或卖给员工。

 

有企业家认为,“我知道一家不怎么样的公司,卖出了一个很好的价格”,进而得出结论:“我的公司也可以这么做。”笔者认为,这样的成功先例,虽然不排除适度“包装”和抓住市场时机或得益于其它偶然性因素,但这样的案例恰恰说明,别人可能正是通过尽早地、科学地筹划,并且识别出售的最佳时机,从而实现高位套现。

 

在重要机遇面前,企业家既不希望漫天要价而错过好的并购机会,也不希望过早接受一个报价,而到后来发现价低而追悔莫及,自己“由于一颗小树而错过了整片森林”。需要铭记的是,市场机遇随着时间推移往往存在不可复制性。一个三年前可以卖5个亿的公司,现在可能只值3个亿。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知己”,就是要梳理个人、家人还有家族企业未来的可能需求,尤其是从财富管理和规划的角度了解自己和家人的需求、企业未来发展和成长的需求,以及是否适合出售、出售给怎样的收购方。

 

“知彼”,就是要知道资本市场、并购市场的游戏规则,了解怎样的收购方、投资方会对企业感兴趣,愿意支付较高的对价,可以和怎样的战略投资人或者中介(包括并购的律师、财务顾问、投资银行)合作,最大限度地提升企业价值。

 

问对问题是第一步

从并购的角度,企业是否已订立退出或交班的五年计划?企业家是否试图站在收购方、投资方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企业?究竟什么样的企业会被收购方认为是具有“高价值”的企业?是否已建立了一套运营制度使自己凡事无需亲力亲为?公司的现金流管理是否让企业在五年后达到最佳状态?出售后的安排是什么?如何管理自己的财富?出售企业的计划将如何与自己的未来财富管理和传承有机结合起来?

 

上面提及的众多问题,往往处于企业家的视觉盲区。阿里巴巴CFO蔡崇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评论:“马云对于任何东西都没有据为己有的感觉。他也很愿意承认自己的弱点,他会说‘这个我不在行’。”认识到自己的局限并懂得运用业内专家的力量问对问题,或许是企业家成功实现退出企业的开始。

 

投资人如何审视企业的价值标杆?

在筹划PE融资或并购时,企业家会时常问起,谈判桌上的另一方(投资人、收购方)究竟如何审视企业价值?这对于投融资和并购谈判起着关键作用。对此理清思路很重要:一是看清行业大势;二是学会站在收购方的立场来审视企业和它的价值。

 

对于企业家而言,并购策略与公司所处行业及趋势有密切关系。收购一家公司最主要看重公司的未来发展和潜力,主要体现在企业的收益增长率。

 

更有甚者,则是收购方认为潜在风险较大而放弃整个交易。这往往也是企业家始料未及的,他们也许认为收购方也会按照同样的方式经营企业,所以不会在这些“合规”方面“较真”。事实上,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企业尽调严谨,会在交易价格上打折或放弃收购项目。

 

企业过度依赖创始人等于慢性自杀

如果站在收购者、投资者了解企业对创始人的依赖度的角度,当一家企业严重依赖某领导人,一旦脱离他企业无法按照预定轨道可持续发展,那么这也意味着企业制度不健全,存在管理风险、运营风险,在吸引投资者上尚存难度,更枉论卖出高价。

 

因此,为了使企业更具市场价值,更具有投资或收购吸引力,企业家要敢于放权,培养或聘用专业人才,优化管理制度,完善绩效考核体系,使得各部门在没有企业家及其家族成员参与的情况下,均可独立运作甚至运作地更好。

 

一方面,这能够提升企业在收购者眼中的价值;另一方面,企业家会发现,自己从企业日常管理中腾出手来,不仅给了手下提升和发展的空间,同时能够让自己去看更长远的战略和目标,或把更多时间留给自己和家人,甚至可以考虑在新行业再行创业和投资。

 

做好财富规划是成功的第一步

税务筹划与财富规划和企业家个人、家庭密切相关。需要有投资银行、私人银行和法律等方面的经验。针对税务规划,企业家往往在即将签署股权转让(出售)协议时,才意识到在收到大笔交易对价款的时候要缴纳一笔极为可观的所得税。而任何所谓“节税”的大胆做法实际上往往是违法的“偷税”行为,也会被收购方在放大镜下仔细分析,担心这样的安排会将税务风险留给收购方。

 

为什么税务规划和财富规划要放在一起来筹划?一方面,家族企业的股东,无论是一代企业家,还是已经通过赠与获得了企业一部分股权的二代家族成员,都可能面临与身份有关的税负。另一方面,从家族财务管理和财富规划与传承的角度,企业家也应当将企业并购及家族财富规划相结合。

 

为达到上述规划目标,很可能需要对公司股权架构进行重新设计,尽早进行公司重组和税务优化安排。如果是传承或境外融资收购的需要,也可以考虑搭建境外红筹架构。

 

为什么“酒香还怕巷子深”?

企业家在创业时,多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要和资本市场共舞,要通过并购进行高价套现,游戏规则便随之改变。一方面,追求、竞标的人越多,价格就越高,这在并购投资交易实践中屡见不鲜;另一方面,了解目标公司的资产和业务对于谁最具有吸引力——这往往是锁定最佳买家、赢取高价的关键因素之一。

 

1993年7月,在科西嘉海面一艘豪华游艇上,当时只有27岁的李泽楷在最后一分钟飞抵,与传媒大鳄默多克进行了一场谈判。据说,当时李泽楷抱着“谈得成就谈,谈不成还有重要事务”的心态,最终竟然让默多克以高价收购了实际盈利状况欠佳的卫星电视。这样的项目,估计任何一家大型PE并购基金都未必敢接盘,但是找到一心想在亚洲媒体打开局面的默多克,就找对了买家,这也是李泽楷技高一筹的地方。

 

换个角度,并购退出对于PE和VC投资人来说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当年的聚众传媒在赴美上市之前出售给分众传媒;2013年百度以19亿美金收购91无线,都是高价并购的经典案例,而这背后都有PE投资人的牵线和助推。

 

对于企业家来说,找到一家合适的PE投资人合作,将自己的企业部分股权出售给PE收购基金,再由PE 基金主导企业的经营,提升业绩之后,由PE 基金帮助寻找更高出价者全资收购,这种做法被称为“由PE助推的资本结构调整”。企业家先出售部分股权给PE,数年后自己全身而退并获得高额现金套现回报,这对企业家而言是“二次退出”。

 

 

  • 姓名:
  • *
  • 公司: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邮箱: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留言:
  • *
     
Copyright ©2015 - 2018 北京凤凰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