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洞察 News

任命信托保护人时,我们到底在任命什么?

日期: 2017-11-01
浏览次数: 1240
来源:

任命信托保护人时,我们到底在任命什么?

作者:王冠

来源:Vistra瑞致达



导言

随着国内高资产家庭的跨境资产保障及传承需求日益旺盛,英国普通法系的家族信托已渐渐被熟知。然而,市场上各类机构纷纷推广境外家族信托的同时,也引起了高资产家族掌门人对境外信托受托人本身的担忧。


尽管信托从业者们不厌其烦地培育市场,告诉准客户们境外受托人是受严格监管的,被成熟的信托法所约束,不同于某些投融资机构卷款跑路,受托人若辞职是会有新的受托人接任的,甚至随时可以被客户辞退,但中国客户依然希望自己对信托能够拥有一些掌控力,如此才能安心。




01


信托保护人有哪些权力?


既要对信托有一定的约束,又不能直接控制信托资产造成“无效信托(Shame Trust)”,那么就要在设立信托之初利用好信托保护人(Trust Protector)这一角色。


顾名思义,信托保护人的作用就是保护信托,通过牵制受托人的权力达到保护受益人在信托中的权益之目的。那么信托保护人能够牵制受托人的哪些权力呢?


以新加坡保留权力信托(Singapore Reserved Powers Trust)为例,根据信托契约(Trust Deed)的规定,受托人执行其如下受限权力(Restricted Powers),须获取信托保护人书面同意(Consent),否则受托人不能行使以下权力:



◎ 在信托存续期间,执行分配信托资产或信托收入;


◎ 申请使用信托资产或信托收入进行支付其指定的款项;


◎ 宣布信托提前到期的具体日期;


◎ 在信托到期时分配信托资产及信托收入;


◎ 将该信托资产转移至另一信托;


◎ 增加受益人;


◎ 移除受益人;


◎ 扩大排除类别(Excluded Class);


◎ 更改信托条款。



是否觉得保护人的监管范围有点儿太宽了?若设立人有需要,可聘请信托律师对信托公司的信托契约作一些更改,削弱信托保护人的权力,例如在信托契约中,将“须获取信托保护人书面同意(Consent)”更改为“须提前通知信托保护人(Notice)”,那么受托人在行使上述权力时,只须要提前提通知信托保护人,而不必获取保护人书面同意。


如此一来,信托保护人还如何有效制衡受托人的权力呢?


信托保护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主动权力,即撤换受托人。注意,这里所指是撤换受托人,而不是直接辞退受托人。保护人向现任受托人发出辞退通知时,必须要找到愿意为该信托担任受托人的继任受托人,否则是无法辞退受托人的。


当然,如果保护人发现受托人在行使上述权力时,并未按照契约规定提前通知保护人,那么保护人有权在信托设立地的法院对受托人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换受托人。


任命受托人是有准则的,保护人须按照准则行事,否则任命无效(此文着重讨论信托保护人,因此关于任命受托人准则不作详细解释)。


读到这里,你会发现受托人虽然拥有信托资产的法定所有权及控制权,但其实就是设立人的高级打工仔,万一工作表现不好令客户不满意,分分钟被炒鱿鱼。就好比你觉得A银行服务不好,完全可以把资产转到B银行然后关闭在A银行的账户。银行也没辙,谁让它是你的打工仔呢?


任命信托保护人时,我们到底在任命什么?



02


信托保护人的架构设计


关于保护人的架构设计,还存在以下几种常见情况:



◎ 若保护人在一段时间内处于缺位状态,那么信托契约中与保护人相关规定则不适用。根据信托契约的规定,保护人也可以辞职或放弃保护人的权力。


◎ 设立人也可以同时任命两个保护人或多个保护人。若保护人有两个,两位保护人须一致同意或发送指令,其指令方可生效,否则无效;若保护人有两个以上,可以在信托契约中规定须全票通过受托人方可执行指令,或以多数票通过为准。


◎ 如果对一位保护人不太放心,但目前又不方便增加其他联合保护人,则可以任命一个或多个联合保护人在未来某个时间或满足某种条件下生效,设计未来的联合保护人架构。



很多信托设立人在知晓信托保护人能够制衡受托人如上重要权力时,决定在有生之年自己来担任这个角色,以达到直接约束受托人行为之目的。


这种情况下,受托人通常会建议设立人尽快再以补充契约的形式书面指定一位继任保护人(Successor Protector),在设立人离世后,继任保护人这一角色将延续对受托人权力的约束。如果设立人担心自己还没来得及指定继任保护人就离世了,可以趁自己在世时,与受托人约定:



受托人拥有权力指定任何排除类别之外的人士作为该信托的保护人;信托设立人拥有权力指定任何排除类别之外的人士作为该信托的保护人,若设立人离世或丧失行为能力,则受托人拥有权力指定任何排除类别之外的人士作为该信托的保护人。



所谓排除类别是指在信托契约中指明一些人士定义为该信托的排除类别,排除类别不能从信托中受益。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排除类别通常容易和信托受益人产生冲突,不但不适合作为受益人,更不适合作为保护人,例如信托受益人的配偶以及其子嗣的配偶等,设立人在建立信托时可在信托律师的协助下完善这个定义,也可不定义。当然,保护人的资质在信托契约中是有定义的,详见后文。




03


谁可以作为信托保护人?


信托保护人通常由信托设立人任命其信任的自然人或者公司,自然人可以是受益人之外信托设立人信任亲属(信托有两个或以上受益人时,受益人担任保护人会产生利益冲突,有可能会损害其他受益人的利益)或朋友,抑或律师、会计师、财富规划师等专业人士;也可以任命一家公司作为信托保护人,比如家族办公室。


信托保护人有职业保护人非职业保护人之分,职业保护人通常是熟悉信托法规的律师或家族办公室担任,属于有偿服务,通常按照工作量收取服务费,费用标准不一。信托设立人在世时,可以直接将每个信托年度的服务费支付给职业保护人,离世后可以指定受托人从信托资金中提取支付。


非职业保护人通常是设立人信任的亲属或朋友,但仅有信任是不够的,这位非职业保护人也不能太“不职业”,至少保护人要明白这个信托架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知晓自己的职责和权力,否则保护人角色宁可空缺,也不建议派来保护人给信托添乱。



04


谁不能作为信托保护人?


通常在信托契约中规定,如下人士不能作为信托保护人:



◎ 受托人;


◎ 受托人的关联公司;


◎ 排除类的任何成员;


◎ 由排除类成员控制或直接影响的任何成员,或惯常按照排除类成员指示行事的任何成员;


◎ 任何排除类别成员对其拥有任何股份或对其行使任何直接或间接控制或权力的任何公司 。



上述任命保护人还有一个原则,无论任命现任保护人还是继任保护人,都需要被任命者在补充任命契约上签字同意,否则被任命者不愿意,任命者一厢情愿也是没有意义的。




05


总结:最重要的元素是人


现如今,任命保护人还要多一层考虑,由于CRS(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共同申报准则)的出台, 信托保护人的身份除了会被受托人披露给信托开户的银行之外,还会被披露给税务机关,同时也有可能会因为信托保护人税务居民身份的问题,为信托带来保护人税籍所在国家或地区的税务责任和风险


信托保护人并无权直接僭越代替受托人行使其权力,只能监督受托人工作,因此也并不承担因受托人管理失误而造成的信托资产损失之责任。


保护人权力可大可小,大到可以拥有上述所有权力,小到可以仅拥有一两项权力,但通常“撤换受托人”是其最重要的一个权力,如果担心保护人滥用这个权力,可任命两个或多个保护人,令其相互掣肘制衡。总之,要按照信托设立人的意愿,在信托契约中设计保护人结构和条款。


信托保护人是个非常好的制度,普通法系的信托法赋予了这个角色丰富而灵活的权力。但我们始终认为最重要的元素是人,若没有一个自己信赖的且愿意保护信托的人,再完善的制度也是一纸空谈。治人,当为家族之第一要务,不治人无以治业,不治业则无以治财。


当然,保护人和受益人在设立人离世后闹上法庭导致人散财散的事实也屡见不鲜,说白了都是人祸,信托只是个工具而已,无论今天如何设计,依然难料明天惊喜。虽然如此,还是那句老生常谈:聊胜于无,事不宜迟。

  • 姓名:
  • *
  • 公司: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邮箱: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留言:
  • *
     
Copyright ©2015 - 2018 北京凤凰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