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洞察 News

财富管理:黄金时代还是诸神的黄昏

日期: 2018-01-17
浏览次数: 2060
来源:

财富管理:黄金时代还是诸神的黄昏



财富管理:黄金时代还是诸神的黄昏

这是希望之春,亦是失望之冬。这是伟大的黄金时代,但也许会是诸神的黄昏。



2017年11月17日,由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会同起草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份征求意见稿迅速在金融从业圈中引发热议。


此文发布又恰逢年末岁尾之时,文中监管的态度坚定明确,所以在业内掀起了开会必谈监管,谈监管必谈“指导意见”的“学习”风潮。


业内普遍认为该指导意见将极大影响未来中国资管行业和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具有指南针意义。财富管理行业更是不约而同的表示,指导意见中的第十五、十六条关于“打破刚性兑付”的说明,将作为财富管理行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大家纷纷摩拳擦掌,积极表示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作为一个见证了中国财富行业近二十年发展之路的老兵,我在兴奋之余,更多的则是感到一种山雨欲来之前的忐忑,也有更多的反思。财富管理的春天是否真的来到?一切是否和我们想的一样前途光明?此时此刻,也许回顾一下中国的财富管理史,可以让我们在踌躇满志的同时,带着些许理性更好地看清未来。



从“纯真时代”到“争鸣时代


如果说目前的财富管理市场已经开启“新时代”的话,那1990年之前的理财市场仿佛就像是纯真时代,一切都是那么简单,除了储蓄和国库券,人们没有选择的烦恼,而投资理财就像是一根稳定的抛物线。财富积累的前进速度是那么确定,一切仅取决于投资瞬间的财富初始数字。


◎ 1990年到2000年则可以称作证券时代,随着上交所、深交所相继成立,中国股民(主要是散户)成为造富运动的主力军。在随之而来的股市黄金十年里,在2000年A股市值首次达到4.8万亿,几乎达到我国GDP一半。而“杨百万”等一夜暴富的神话令股票投资当仁不让地成为那个时代的首选理财途径。


◎ 而自2001年到2016年十六年里,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则进入了百家争鸣时代,房市开始有了热度,银行理财、公募基金、资管计划、QDII基金、信托集合计划、P2P及互联网理财的兴起,理财产品日益丰富,投资渠道花样繁多,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截止2016年,在当今已达世界级规模的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大致呈如下分布:


· 近三十万亿规模的银行理财;

· 近二十万亿的信托计划;

· 十八万亿左右的证券资管计划;

· 以及二十万亿左右的公募和私募基金(其中私募基金规模超过公募基金规模,私募基金规模突破十万亿,公募基金资产接近十万亿元);

· 十八万亿基金专户及子公司资管计划;

· 两万亿不到的保险资管计划;

· 还有千亿左右的期货和黄金外汇交易;

· 以及十多万亿的互联网金融资产。


保守估计,如果去掉其间的层层嵌套以免重复计算,截止2016年末,我国个人理财市场可达到60至70万亿元之巨(其中尚未包含近年来大热的海外保险、海外置业等资产),近乎接近2017年前三季度GDP总和。


财富管理市场规模激增的背后,是中国财富管理人群数量的高速增长,尤其是高净值人群,已成为国内财富管理机构争相追逐的目标。


根据多家财富管理机构统计数据表明,目前全国可投资资产超过1千万人民币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126万人,并在近十年以来持续保持高速两位数增长。这些天量的数字背后代表的是行动力,是中国居民投资意愿的最有力的直接表达。


中国财富管理的蓬勃发展极其有效的促进了国内资本市场的高速扩张,也直接支撑了房地产、政府基建项目及部分实业资本的资金供应。


然而历史的车轮总是周而复始,每次资本狂欢盛宴开始总会有曲终人散。不得不承认,健忘是人类的通病,在这次中国版量化宽松的资本盛宴中,这一通病也再次暴露无遗。


我们早已忘却了经济周期的规律,忘却了监管部门的各种口头警告和提醒,仅仅将这些苦口良药作为大家靓丽成绩工作报告中捎带上的一小段的官样文章。而每次侥幸绕开了各种监管文件后的小确幸也逐渐积累变成了狂妄与膨胀,整个金融行业仿佛感觉已站在世界之巅。而幸福总是到来的太突然,还长着翅膀会飞。


2017年的这个冬天,终于,整个金融行业“控风险、去杠杆、强监管、破刚兑”的时代来临。仔细研读指导意见,就会发现此次提到打破“刚性兑付”时,与以往文件的大而化之务虚不同,这次分别从强调资管业务定位、投资者及适当性管理要求、明确打破刚性兑付分别四个方面多角度阐述打破刚性兑付的要求,字里行间充分体现了监管意志。


虽然近期坊间又流传出指导意见后的部分金融机构闭门会议等内容,纷纷质疑“打破刚性兑付”在目前是否具备可行性。但是,无论最终指导意见的正式文件如何斟酌,我认为“打破刚性兑付”的达摩克斯之剑已经毫无悬念的挂在头上。


此时此刻我们与其讨论何时开始,还不如静下心来,直接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毕竟居高不下的实体融资成本、国内无风险收益率的高度失真、房地产价格飙升等问题的背后都有“刚性兑付”这个被“妖魔化”的身影。因此,能否适应新的变化,将是决定财富管理行业从业人员能否生存的关键。


未来的几年,伴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深入,再有打破“刚性兑付”加持,资管市场和财富管理市场都将不再一番太平盛世歌舞升平,而且留给大家的时间和中国队一样,都不多了。



重塑财富管理市场


在我眼中未来几年的财富管理市场是怎样的呢?我觉得可能出现如下几个情形:


1、金融机构内部产品及零售业务结构重塑;


2、大部分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下文简称“三方机构”)面临海量洗牌;


3、各类型家族办公室的崛起。纵观国内财富管理机构,直面打破刚兑的首先将是国内诸多银行的财富管理部门。



长期以来,各家银行财富中心或私人银行长期以来将本机构的产品作为立足之本。一般以自营理财为核心配置资产,并辅以其他非银产品销售,通过国家信用背书,形成了低风险稳健收益的销售风格


一旦刚性兑付打破,客户长期养成的靠银行背书投资固定回报银行理财产品将成为历史,短时期内的不适应可能导致一定规模的理财产品的赎回。同时,银行品牌效应将分化明显,小型银行过去通过高预期型理财产品抢占市场规模的做法将受到一定冲击。诸多金融机构的产品引入办法及相应风控将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以往银行产品准入中看重的管理人兜底能力的大小和产品代销机构分红条款的多寡,将逐渐转变为管理人投资策略的有效性准入。


而以往简单的重代销费轻尾随分成模式,将更多的调整为以产品投资业绩按比例分红为主,代销费为辅的收益条款。


而最重要的改变将是所有银行零售条线将真正开始重视理财销售人员的专业素质培养以及理财师职业生涯规划。理而优则仕将不再是唯一的职业晋升路径,高级财富管理师将成为受人尊重的职业。


对金融机构而言,打破刚兑更多的是意味着华丽转身,而对三方机构而言面临的或将是涅槃或消亡的考验。长期以来正是大量三方机构通过刚兑产品的销售,发展规模迅速壮大。其中更有少数公司通过市场化的销售管理机制和稳定的产品获得渠道,加之资本市场的较早介入,成功脱颖而出,实现了海外上市。


客观而言,三方机构的出现为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带来三方面的推动力:


· 一是对信托、股权基金等“新”产品的市场化推动,尤其在金融创新市场化推动方面卓有成效,起到快速培育市场的作用;


· 二是其自身市场化商业模式的创新,三方机构的出现对传统金融机构零售模式的专业水准及服务水平提出挑战,客观上提升了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综合效率;


· 三是激活了财富管理行业销售人才市场的繁荣,提升了整个行业价值,丰富了以往单一的金融机构零售从业人员职业生涯模式。



在形成自身特点的同时,由于三方机构建立伊始,通过高佣金模式迅速实现了短期类销售力量的壮大,而产品设计人员及风控专业人士的瓶颈,导致金融产品遴选能力以及风险控制管理能力严重不足,且使得三方机构的发展同质化。具体表现为:


一方面三方机构通过刚兑产品做规模,因为足够安全放心;另一方面通过股权基金和融资类产品做利润,因为股权基金续存时间长,变相推后了产品投资风险暴露时间;而对权益类产品则是看天吃饭,牛市行情挣一波,熊市到来歇一歇的策略。



正是因为长期以来大部分三方机构主要依赖刚兑产品销售扩大规模,忽视自身产品设计及风控能力的培养,从而出现以下的情况:


一是因非金融机构产品管理人失误导致形成了产品的管理风险,二是由于向客户推荐净值类产品过程中的不审慎性导致低风险承受能力客户频频“踩雷”,以上两类情况引发的客户集体投诉屡见不鲜。



由于目前三方机构销售规模中的核心资产主体上依旧是以金融机构管理的或明或暗的“刚性兑付”产品,因此公司客户的资产大部分依然得到保全,公司的“信任基石”尚无法真正被撼动。


但值得担忧的是,由于大部分三方机构自身中后台风控实力和风险化解处置能力长期以来并未得到实际有效的改善,所以各种融资类债权或收益权资产一旦没有“刚性兑付”的保护伞,三方机构和传统金融机构产品的无风险收益率将迅速拉平,产品无法如期兑付的情况可能会成为常态,而失去政策红利的三方机构无论在机构信用背书实力还是在系统化服务支持及人员稳定性管理方面,都无法与金融机构相提并论。


只要出现一个风险事件,就将给中小型三方财富机构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大型三方机构也将在产品不确定收益率的冲击下遭遇巨大挑战。因此出现客户大面积流失将不是个别现象,大部分三方机构可能将被迫从市场退出。


当然短期内,行业大洗牌也将给优秀的三方机构提供难得的资源整合机会,可令其乘机迅速做大规模,加快实现对接资本市场或者提升市场占有率的战略目标。


除了市场上已存在的两类财富管理机构外,新型财富管理机构——家族办公室的崛起,也将成为这个市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近两年以来,家族办公室开始渐渐进入大家的视线。但由于其自身管理规模所限,在获取刚兑产品的机会上无法与三方机构比拟;又因此类机构自身实力所限,公信力也无法和传统金融机构比肩,所以萌芽至今家族办公室长期处于一个较为尴尬的角色。


而在打破刚性兑付后,客户资产配置的效果好坏将逐渐与产品代销机构脱钩,而是与财富顾问的专业能力紧密关联,以往机构的品牌效应和情感营销的影响度则大大减弱。如果从业人员的自身缺乏足够的专业能力,无论所在平台拥有多强的品牌号召力,也终将被市场淘汰。


换言之,无关机构大小,具备良好资产配置水平及产品遴选能力的财富顾问则将真正体现出自身价值,因为未来的财富管理,专业的财富顾问能够为客户带来丰厚价值,可以让客户规避风险,财富顾问的智力资本将得到市场的高度重视。


在摆脱了刚性兑付魔咒的新财富管理时代下,人的能力将越来越突出,好的理财顾问可以为客户带来理想的甚至超预期的投资业绩。客户将越来越依赖“优秀的理财顾问”而非“理财机构”。


因此,传统财富管理机构以往长期存在的护城河效应将逐步瓦解,诸如产品供应、支付清算方式等问题都将为互联网等新兴技术手段所解决。传统财富管理机构优势不复存在的同时,其庞大的成本分摊和相对复杂的层级管理及市场政策传导,也将对专业财富顾问展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所以在未来完全可以预见由优秀理财师团队创立小而美的家族办公室,将成为国内财富管理市场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


接近文章尾声,不禁让我想起《双城记》的经典开头,恰巧可以放在这篇文末对财富管理行业的未来做个注解。



对具备并不断丰盈专业能力的从业人员,这是最好的时代;


对仅想通过传统“人情世故”来搞定客户的从业人员,这是最坏的时代;


对能理解收益和风险的投资人来说,这是智慧的时代;


对那些一味要求收益回报却拒绝承担任何风险的投资人来说,这是愚蠢的时代;


对相信专业眼光并乐于分享的委托人,这是信仰的时代;


对质疑财富需要专业管理的委托人,这是怀疑的时代;


对正在认真耐心阅读这篇文章的您来说,这是温暖而又光明的季节;


而对依然沉迷在“经验主义”的“江湖混世者”来说,这是寒冷而又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亦是失望之冬。这是伟大的黄金时代,但也许会是诸神的黄昏。



 (作者华伟达系光大银行上海分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

  • 姓名:
  • *
  • 公司: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邮箱: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留言:
  • *
     
Copyright ©2015 - 2018 北京凤凰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